当前位置: 首页 > 时政要闻

字体: [ ]

专家解读:实体书店积极转型突围

发布日期:2022-08-01浏览量:

《网红打卡爆火的中国书店经济,日本书店或许能学习》,日本SAKAMAGA杂志近日以此为题刊文称,互联网信息大潮下,日本众多书店都面临存亡问题,仅2020年实体书店总数就减少一半以上。与之相反,同日本相邻的中国新开书店数量却在显著增加。文章指出,一些中国书店通过社交平台引流、拓宽销售渠道、控制成本等手段,成功实现从单一经营模式到跨界经营模式的转型升级,中国人灵活的思考和探究心值得借鉴。 

  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相比,中国实体书店行业在市场规模上具有显著优势。《2021年图书零售市场报告》指出,即便在互联网和疫情的双重冲击下,2021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码洋规模仍高达986.8亿元,同比上升1.6%;其中,实体店渠道码洋规模同比上升4.09%,达212亿元。疫情反复所带来的冲击也未能阻挡中国实体书店扩张的步伐,《2020-2021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》的数据显示,2020年,中国新开书店的数量约是关闭数量的2.6倍,纯新增书店数高达2488家,仅北京的新开书店就超600家,几乎是同年美国新开书店数的8倍。

  与欧美多国实体书店的遭遇类似,中国实体书店也面临严峻的生存困境。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,线上书店凭借低折扣和方便快捷的购物体验,不断挤压实体书店的生存空间。相关数据表明,在中国,线上书店销售自2016年起就已反超实体书店,至2021年,线上书店销售码洋高达实体书店的4倍。疫情暴发进一步催化了实体书店在经营中长期存在的财务矛盾,各大书店均面临较大损失,图书出版业被迫艰难转型。《2020-2021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》显示,2020年,中国共有208家实体书店销售收入同比下降,占比达到了70%。

  近几年,为实现逆境突围,很多中国实体书店经营者积极探索新的经营方式。首先,实体书店十分注重“头部书籍”的打造,不仅定期推出名家畅销书或特定垂直品类内的口碑佳作,还会尝试引进外文原版畅销书,或运营小众领域权威学者的相关著作。其次,“超级书店+综合业态”的经营模式逐渐取代传统的图书销售模式,受到更多书店经营者的青睐。不少实体书店早已超出了图书售卖的传统业务范畴,也是一家文创集合店、一家咖啡店、一次小型展览,甚至是一个共享办公室。许多书店还会通过实行会员制、社群运营、邀请知名作家举办图书签售、举办访谈或沙龙等方式,来维护、扩大其会员群体,打造书店“粉丝经济”。

  中国政府出台各项针对实体书店的扶持政策,涵盖减免租金、减轻税费、资金帮扶和金融支持等多个领域。财政部等部门早在2013年就发文表示,将免征图书批发、零售增值税,每年减负50亿元。2016年6月,11部门联合印发的《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》更明确表示,要“支持实体书店进一步融入文化旅游、创意设计等相关行业发展,努力建设成为集阅读学习、展示交流、聚会休闲等功能于一体的复合式文化场所”。此外,政府的文化消费惠民政策也为实体书店的转型提供更多机会。2020年10月发布的《关于促进全民阅读工作的意见》明确提出:“到2025年,通过大力推动全民阅读工作,基本形成覆盖城乡的全民阅读推广服务体系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各种创新的经营方式的确为实体书店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效益,但靠情怀取胜的“网红”经营模式只是影响书店收入的众多因素之一,难以扭转以图书销售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实体书店所面临的真正困境。此外,虽然一系列帮扶政策为那些濒临倒闭的实体书店解了部分燃眉之急,但对实体书店的政策支持力度仍有提升空间。

  为进一步推动实体书店重焕生机,各主体应有所侧重并集中发力:从内部视角看,书店经营者应明确自身在纸质书阅读上的核心竞争力,继续利用数字化策略丰富营销手段、优化体验场景,抓住“文化强国”和“全民阅读”的发展机会;从外部视角看,有关部门应提高对实体书店文化惠民的支持力度,着力保障政策真正落到实处,并转换思维,视书店为融入性而非独立性的、半商业半公益的而非纯商业的文化业态,进一步促进实体书店的可持续发展。      

(受访专家: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;张铮、

杜珂采访整理)

    (以上消息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、人民网  责任编辑:申佳平、陈键)


上一篇:我国已建成全球规模最大、技术领先的网络基础设施
下一篇:暂无